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湖浪花欢迎您!

东有名山美不虚,湖光山色映寒居.浪中搏戏三十载,花畔闲来且钓鱼.

 
 
 

日志

 
 
关于我

识字一二千,出书三四篇。 年届五六十,憋诗七八年。 带徒九十届,桃李百花鲜。 难求千般好,过好几万天。

网易考拉推荐

孙悟空与猪八戒的自白  

2013-03-31 20:5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天大圣的自白

俺是老孙,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名孙悟空,又名孙行者,玉帝亲封【齐天大圣】,现为西天取经小组的执行组长。

组长是唐僧,一个只晓得吃斋念佛,见了妖精浑身如筛糠的软蛋。

其他两位,一个是猪八戒,贪吃贪睡,貌似憨厚,实际就会偷奸耍滑。

另一个是沙和尚,为人倒还正直,就是本事低微一些。

别看俺在取经路上降妖除怪,出尽风头,其实呢?俺内心真比黄连还苦,踏上这条路,并非是俺心甘情愿的。

俺的性情豪放洒脱,喜欢无拘无束,纵情山水,逍遥自在,根本受不了若干清规戒律的束缚。

想当初,俺在花果山为王,麾下千万喽啰,一呼百应,每日饮酒作乐,那是何等的快意啊。

只可惜人怕出名猪怕壮,俺还是幼稚了些,经不起手下的鼓动,早早地打出一面【齐天大圣】的旗子。

结果,引起了天上玉皇大帝的强烈不满,有道是天无二日,你与天齐,我算老几?

从此,祸端接踵而至,虽然,俺以一己之力,与天庭抗争,博取了显赫的名声,但俺也自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玉帝根本不是诚心招安俺,起初封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弼马温让俺干,最后,看俺确实不是省油的灯,又封了个有名无实的【齐天大圣】,说白了,就是一果农。

俺一次次强忍心头愤怒,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俺本事再大,也斗不过权力无边的玉帝。

但,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当俺忍无可忍时,更大的祸事也就出现了。

玉帝的面子真不小,为了擒拿一个山野泼猴,居然请来了如来佛祖,他老人家的法力岂是俺这小辈能比得上的?

果然,佛祖伸出手掌,要和俺打个赌,说俺逃不出他的手心,俺一看他那粗壮的指头,心就凉了,但,心里再恐惧,俺也要强作镇静。

比赛开始,结局毫无悬念,俺被压到五指山下,刑期是500年。

呜呼,人家蹲监狱总还有放风的时候,可俺呢,身子被压得结结实实,只有头可以摆动,终日日晒雨淋,冰封雪打,那种滋味简直是生不如死。

时光荏苒,冬去春来,俺的一身傲气终于被现实征服。

佛祖笑了,他给了俺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保护唐僧去西天取回真经。

取经之路何其坎坷,危机四伏,这个俺倒不怕,好歹俺也是精通三十六般武艺,会七十二般变化,寻常妖怪俺也不放在眼里,只是,佛祖也太搞笑了。

您瞧他给俺搭配的取经班子,老唐啥本事没有,除了添乱帮倒忙,就会念阿弥陀佛,再就是老猪,贪财好色,好吃懒做不说,还爱告刁状,剩下一个老沙,三棍子压不出一个屁来,整个一哑巴挑夫。

常言道一个好汉三个帮,毕竟好汉难敌四手,可是,面对一拨一拨的妖怪,多数时候都是俺自己在孤军奋战,师父师弟一个也指望不上,佛祖真是把俺当猴耍,好不郁闷啊。

忍吧,不忍又能怎样?

俺是有前科的,昔日大闹天宫,闯了天大的祸,如若再惹出事端,只怕要新帐旧账一起算了,到那时,恐怕永无出头之日了。

好歹再苦再累,总还有个盼头,等他日修成正果,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却平生夙愿。

人啊,就算是铁打的筋骨,铜铸的意志,也经不住现实无情的煎熬,再不识趣及时低头,下场会很凄惨。

不说了,西天就在眼前,俺也将功成圆满。

所有的阴霾都将成为过去,往事终会化作云烟。

只是,等到成佛的那天,俺也不是当初的俺了,那个嫉恶如仇敢说敢做天不怕地不怕的美猴王,将成为传说。

世事沧桑,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俺也将被磨平棱角,成为另一个陌生的自己。

师父在唤俺呢,别是有妖怪吧,俺去了,跟您叨叨的这些您可别往外说。

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这年头,还有谁能信得过?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谨慎些好。

当有朝一日俺以【斗战胜佛】的姿态出现时,你看到的只是俺的风光荣耀。

却不知道俺的心已是千疮百孔,伤痕弥漫。

                                        

                                                          天蓬元帅的自白  

在下猪悟能,又名猪八戒,现为名满天下的高僧唐三藏的三位徒弟之一。

其他两位想必诸位都熟知,在此我也懒得提起。

俺老猪,虽然形象丑陋,但很温柔,与臭猴子和榆木疙瘩老沙比,脾气好的出奇。

尤其是对美貌女子,哪怕她是人面蛇心的妖精,也是放得下身价,吐不尽蜜语。

美人一句话,刀山火海都敢闯,绝不会含糊。

甭笑话俺好色,男人嘛,美色当头,有几个能拔得动腿的?

乌鸦落在猪身上,谁也别嫌弃谁黑,说穿了,还不都是一个德行?

俺现在的职责是保护师父到西天取回真经,一路上,除了牵马,探路,再就是陪师父唠嗑,解闷儿。

佛祖也真够狠心的,区区几本破经书,至于放十万八千里那嬷远吗?

可叹我们四个光棍,餐风露宿,受尽苦难,有城镇村庄还好些,能免受饥寒。

更多的时候,我们是与星月为伴,与狼虫为伍,作为一个正常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谁能忍受得了这无尽的寂寥与孤独呢?

不知道您是否看出来,同门三个,师父最喜欢的便是俺老猪了。

别看俺本领没有猴子大,干活没有老沙多,但俺有一张巧嘴啊,尽管师父佛法高深,照样经不起俺的拍马溜须。

人啊,都有一个普遍的弱点,这就是愿意听好听的,顺耳的。

为什么呢?舒服呗。

有道是忠言逆耳,猴子为何屡被驱逐?还不是老和师父对着干?

这年头,早已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如果你仍然坚持出淤泥而不染,我行我素,很遗憾,你已经不适应这个社会了,就算不被社会抛弃,生存也会变得日益艰难。

俺不傻,深谙处世之道,要想在社会上立足,很简单,就要适应社会,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做到游刃有余。

经验的得来往往得于惨痛的教训。

想当初,俺老猪在天宫担任天蓬元帅一职,麾下八万天河水师,上将军衔,在天庭也算是一个跺跺脚,天庭晃三晃的角色。

都怪俺一时色迷心窍,居然打起了月宫嫦娥的注意,那时,俺真是糊涂啊,玩女人不要紧,哪个达官贵人不是三妻四妾呀。

问题是,有些女人是碰不得的,碰了,就是捅了马蜂窝。

俺只不过是扯了一下嫦娥的衣袖,连手都没摸一下,顶多也就是口头批评,连刑拘都够不上,结果了,被开除天籍,撤职查办。

就这样还不算完,一番棍棒之后,俺被扔下凡间,错投猪胎,原本相貌堂堂,却变成肥头大耳,一副猪脸。

唉,悔呀。

世上有两种人千万别得罪,一种是小人,一种是女人。

得罪了小人,早晚要遭暗算。

得罪了女人,下场会比死还要惨。

千错万错,都是一念之错,一步迈出去,想抽身已是万水千山。

还是要感谢观音菩萨,多亏她老人家给俺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取经之路虽说坎坷,但,日子再苦,好歹有个盼头。

只是,终日吃的残汤剩饭,睡得草地木板,可谓苦不堪言。

更要命的是,山间林下的妖精也太多了,而且还都是狠角色,稍不留神,俺就被绳捆索绑了去,一会要清蒸,一会要红烧,心时而悬起,时而放下,高血压心脏病都吓出来了。

呜呼,不知道俺现在还没正式编制吗?一旦身体出了大状况,就医要花大把银子,俺可无处报销,自己又囊中羞涩,藏在耳朵里的一点私房钱也让遭瘟的猴子搜去了,如之奈何?

闲暇之际,俺总会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人啊,要想坚强地活下去,也只能靠曾经的快乐记忆来支撑了。

不知道高小姐现在怎样了,是否如我思念她一般,也在思念我?

估计不会,女人心,海底针,昔日看好俺老猪身强力壮,执意招俺做上门女婿,只因俺酒后露出猪脸原形,便再不肯让俺近身,一张玉面,说变就变,俺心里清楚,这是变心了,嫌弃俺没房没车,全部的家当就一柄钉耙呗,真是世态炎凉,人心莫测啊。

海誓山盟还在耳畔回响,却已然是人去屋空,什么狗日的爱情,俺老猪算是看透了。

别看老猪整日嘻嘻哈哈,其实心里苦闷着呢,只是,俺以一副大大咧咧来掩饰内心的酸楚与伤痛而已,毕竟佛祖菩萨的耳目众多,万一惹恼了当权者,俺老猪可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不说了,说了也没用,您也帮不上俺,这年头,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猴子又在师父面前告我的刁状了,说俺就会偷懒。

我现在悄悄过去,在师父那里给猴子上上眼药,让师父多念几遍紧箍咒,杀杀猴子的傲气,让他也知道,俺老猪也不是好惹的。

列位,您先忙着,有时间咱们再聊。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