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湖浪花欢迎您!

东有名山美不虚,湖光山色映寒居.浪中搏戏三十载,花畔闲来且钓鱼.

 
 
 

日志

 
 
关于我

识字一二千,出书三四篇。 年届五六十,憋诗七八年。 带徒九十届,桃李百花鲜。 难求千般好,过好几万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揭长江三峡的绝美旧貌 一组非常珍贵的照片  

2014-07-20 07:0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你也曾经到过长江三峡.或许,你也曾为三峡的壮观而感叹。但你又可曾知道这里的旧貌是怎么样呢?这里的一组旧三峡的老照片也许会让你更加惊叹更加感慨.三峡大坝一蓄水后,这些原始景色就看不见了,所以,我们能看到这些美丽的景色,应该感谢留下这些影像的朋友们。

1.jpg

  张祖道(1956年拍摄三峡,时任《新观察》杂志记者):
  1956年12月,我随老师潘光旦先生到湖北、四川一带调查土家族,拍摄了滟预堆。12月18日中午,我们从奉节县城出发,搭乘航标艇去看滟预堆。艇进夔门,就看见踞于江心的一块巨石,高约20多米,宽约15米,长约40米,整个形状可是比当地民谣所说的“滟预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滟预大如象,瞿塘不可上”的马、象大多了。由于当时正值长江枯水期,巨石愈显狰狞。当然,他的狰狞主要还不在于其形状,而是在瞿塘峡口即夔门,上游几百米宽的江水在此被两岸峭壁约束得宽不过百米,急流冲向夔门,再冲向横卧于江心的滟预堆,船只过此,一不小心,即会船毁人亡。航标艇绕着滟预堆转了一圈,当时我用罗莱弗莱双镜头相机,75/53.5天塞镜头,100度黑白胶片,F5.6/1/200秒拍摄了几张。两年之后的冬天,滟预堆在整治川江航道的行动中被炸平,三峡一绝,那就是滟预堆绝灭了。

2.jpg

  薛子江(时任新华社摄影记者)
  《千里江陵一日还》是我国著名摄影家薛子江先生1957年4月间在四川三峡拍摄的一幅摄影名作,题目取自李白《朝发白帝城》一诗。
  照片拍摄于清晨8点,逆光、薄雾,两岸峻陵自远至近浓淡分明,层次丰富;逆光下的水面波光粼粼,明朗而充满朝气。画面中心的轮船,在万山丛中昂首前行,有一种强烈的动感,既十分切合李白诗中扁舟如飞、归心似箭的心情,在更深的层次上,又表现了对新中国自然之美的歌颂。此片看似偶然得之,但实际颇有讲究。在地点上,薛子江选择了奉节瞿塘峡一带拍摄,这儿正是当年李白作《朝发白帝城》一诗时的出发点,且瞿塘峡口窄处不到50米,水势凶猛,山势雄伟,机位不高,使水面悠长,波光反射明亮;山体可完整展现,花枝又可进入前景。其次,拍摄季节选择在4月份,也见心机。当时,薛子江从中国新闻社广东分设调北京总社任摄影记者,以拍摄风光名胜为主。1957年2月,他和时任新华社摄影部采访科长的著名摄影记者齐观山一起从北京出发,到四川采访。齐观山此行,目的在于跟薛子江学习风光和生活摄影的技术和艺术。他们从武汉乘船直到重庆,在重庆周围和嘉陵江一带采访两月有余,直到4月油菜花开、江水渐涨才回访三峡。在拍摄时机上,选择了早上柔和的阳光、薄雾和船只的会合,靠的是“等”的工夫:这是薛子江向齐观山传授的风光摄影的一条重要经验:要有耐心;有耐心就有机会,有机会就有偶然,有偶然就有瞬间,就可能有好作品。

3.jpg

  佘代科(1970年开始拍摄三峡,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我是一个地道的三峡人,1969年开始学摄影。一年后,便背着相机走进三峡,当时拍回的照片总是平平淡淡,与我领会到的意境大相径庭。为此,我便从江边到山顶反复选角度,从早到晚观察光线与风云的变化。经过几年的努力,1973年4月,我用海鸥4型相机、国产120胶卷拍摄到一幅自己感觉比较满意的照片,该片入选当年的“全国摄影艺术作品展”(题目为《川江航运》)。从此,更激发了我拍摄三峡的创作热情,工作再忙,每年至少也要进峡两三次。后来我担任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副主席、宜昌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组织辅导三峡摄影创作成为我的工作重心。
  几十年的三峡摄影创作,不仅使我体会到三峡文化的博大精深,更使我体会到,要想拍好三峡,光在船上拍是不行的,必须上岸。峡谷两岸山高路险,有时为了寻觅一个好的拍摄点,只能在没有路的悬崖边、荆棘中穿行,危险时时存在。1981年,我到巫峡拍摄神女峰。那天,下着小雨,岩石特别湿滑,一不留神,我从30多米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万幸的是摔在神女溪的河滩上,摔成了重伤。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的“后福”就是伤愈后又能回到三峡,尽情享受三峡给我的快乐。几十年来,我几乎爬遍了三峡两岸主要的山峰。

4.jpg

  黄韬朋(人民画报社高级记者,曾任人民画报执行副总编)
  1976年,人民画报继黄河连载报道(1973年6月——1974年5月)之后,决定推出长江连载报道(1977年4月——1978年7月),我担负长江口和三峡地段的采访任务。此次去三峡时值初秋,从重庆乘江轮顺流而下,先后在石宝寨、万县、奉节、白帝城、巫山、青石洞、巴东、秭归、青滩、崆岭滩、黄陵庙、三游洞等地采访,历时40多天。其中,仅瞿塘峡就停留了近两周。为拍一个峡区夜航的镜头,多天顾不上晚饭,等在峡口,阴冷的峡风吹得人穿着棉大衣还瑟瑟发抖。但我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急得同来的一位长办宣传干部嘴上都起了泡。工夫不负有心人,这次的瞿塘峡照,有的画面成了许多人竞相造访的经典角度;而当时峡区夜航的情景,后来也成了绝无仅有了,并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以跨页版面转刊。

5.jpg

  乔德炳(1972年开始拍摄三峡,重庆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我从1972年开始拍摄三峡,到现在正好30年了。前20年拍摄,一般每年进峡2—3次,近几年三峡工程开工后,我感到“见证三峡”的时间迫在眉睫,每年进峡3—5次。最常去拍的地方是瞿塘峡、巫峡、大宁河小三峡,也很喜欢拍摄沿江的名胜古迹和民风民俗。30年来,三峡的底片积累了大约有30000多张,发表的有关三峡的摄影作品有3000多幅。30年来用过的相机先后有禄莱柯得120、雅西卡120、海鸥DF、尼康FM2,现在用勃浪尼卡(配60、 90、150和250毫米镜头)和尼康F100。多用柯达负片和 Ektachrome64 度反转片。

6.jpg

  巫峡栈道

7.jpg

  巫峡之春

8.jpg

  消失了的纤夫

9.jpg

  幽深秀丽峰奇景幻的巫峡

10.jpg

  崆岭峡

11.jpg

  巫峡东口_链子峡

12.jpg

  大宁河内小三峡

13.jpg

  大宁河栈道

14.jpg

  大宁河与马渡河交汇处

15.jpg

  美丽小三峡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